大家都在搜

为知识付费,和樊登读书一起共缔全民阅读时代!



  2013年11月,当知识付费概念还没出现在市面上,内容创业还在萌芽之中时,樊登读书会就已经踏上了线上内容商业化的征途。

  4年后,当大多数人对双十一的印象还停留在电商大战时,有“国内最大知识付费社群”之称的樊登读书会,已经把这场全民消费狂欢引入了知识付费领域。

  将书籍内容提炼出来,或者加以分析解读,再由一个学识渊博、口才过人的形象讲述出来,这样的音频栏目如今遍地开花。但能把读书会做成一门年收入过亿、拥有上千社群的生意,目前或许只有樊登读书会一家。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樊登读书会究竟有什么优势?

  

timg.jpg

 

  首先,不得不提樊登这个头部IP。

  与罗振宇一样,樊登也拥有丰富的个人经历:大学期间获得国际大专辩论赛冠军,学术背景中有从工科到管理学到电影学的跨界。当然最耀眼的一段经历,还是在央视担任主持人的时期,27岁时樊登接过崔永元的话筒,主持《再说实话》节目,随后又担任了《12演播室》《三星智力快车》《奋斗》等节目的主持人。

  樊登也是一个特别爱看书的人。2013年时,他尝试建了一个500人的微信群,在里面讲书。他问群里的人,如果每周可以听一次,一年交300多块会员费,你们愿不愿意?大家纷纷表示支持。于是从微信群,到公众号,再到App,一年讲50本书的樊登读会书就这样一步步建立起来。

  第二个优势在于樊登读书会的内容生产模式,也就是背后的OGC(职业生产内容)团队。

  在选书上,樊登读书会提供的书籍讲解主要集中在三个类别:家庭类(亲子、两性),事业类(职场进阶、管理)和心灵成长类。

  在他们看来,这些书提供的知识跟生活密切相关,就像“盐”一样不可缺少,而不是让人觉得可望而不可及。

  如果仅是从书籍类别来看,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些是“鸡汤”,是贩卖成功学,甚至像有人批判知识付费时的说法:精英对屌丝征收的“智商税”。

  樊登读书会副总裁孙向利表示,樊登读书会不讲那种纯励志、喊口号的“鸡汤”。比如张德芬的《遇见未知的自己》,有人说这是鸡汤,但樊登看了书发现张德芬是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在里面,有一套指导方法。就像张德芬说的,“我的书是带勺子的鸡汤。”这样的书他们也是会讲的。

  除了樊登的选书以及书友的筛选之外,樊登还有一个荐书交流群,群里有很多业内人士,比如湛庐文化、中信出版社的高管,他们发现合适的书籍时会在群里推荐。

  至于如何讲解书籍,孙向利强调,他们是以书籍为载体,不做个人观点的输出。“我们并不是知识的生产者,只是知识的搬运工,我们把一本书80%的内容讲给你听,解决大家没有时间读书、不知道读什么书和读书效率低的问题。”

  最后一个关键的优势,则是樊登读书会强大的线下渠道。

  从创立至今,樊登读书会的付费会员数呈现出指数型的增长。从2013年到今年5月,樊登读书会积累了170多万会员。而从5月到11月,会员数又翻了近一倍。

  不同于其他知识付费平台在线上的大规模推广,樊登读书会在线上其实很低调,与此对应的是在线下渠道的快速扩张。

  在樊登读书会渠道部门的办公室里,有一块小黑板记录着当天国内外的分会数量,这些数字也在不断更新着。其中市级分会数量已超过200家,而县级分会已超过500家。

  “中国的各个县里也有很多读书的人。”孙向利说,“真正牛逼的企业都做到了县里,比如oppo和vivo,还有宝洁。”

  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樊登曾透露在黑龙江宝清县的一个人口只有5万的边境小县城,樊登读书会的会员就有3000人,并且第二年的续费率高达80%以上。

  线下代理推广的方式,其实从樊登读书会成立之初就形成了。最早的那批分会会长,就是在500人微信群里听樊登讲书的种子用户。

  这些种子用户一方面认可樊登读书会的初衷,觉得让更多人一起读好书是件好事,另一方面也认可它的商业模式,愿意在不同地方去推广付费会员。

  这种基于线上线下渠道的“信任传递”,书友之间的推广,也省去了烧钱进行营销的开销,同时可以避免线上推广的“漏斗”筛选过程。

  樊登读书会做社群的一个理念是“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孙向利解释道,“其实现代人很渴望这样的圈子,因为焦虑背后是一种不对等,而线下社交能让你知道别人在干嘛,在想什么。”

  只要得到总部的批准,这些分会能以樊登读书会的名义开展各种活动,包括去发展地区内的下级分会,然后进行管理。

  

timg (1).jpg

 

  帮助3亿国人养成阅读习惯,共缔全民阅读时代

  樊登读书会有一句口号,说他们的使命是“帮助3亿国人养成阅读习惯”。

  “3亿”这个数字是樊登和郭俊杰(樊登读书会联合创始人兼CEO)“拍脑袋想到的”,不过后来他们发现,以2016年中国7.3亿网民数量来计算,知识付费的潜在目标用户应该差不多有3亿。

  让更多人把碎片时间用在获取知识上纵然是件好事,不过有深度阅读的爱好者担心,用一个小时来讲一本书,是一种“快餐式的知识”,会让人不能静下心去慢慢读一本书。

  面对这样的质疑,樊登用特蕾莎修女的故事来回应:特蕾莎在大街上给灾民发免费粥,有几个青年走来说“这样是不行的,治标不治本”。修女问,“你有更好的办法吗?”,青年回答“没有”。修女说,“那你们还不来帮忙”。

  在樊登读书会看来,他们解决的是国民阅读愿望和阅读能力不匹配的问题。很多人知道读书是件好事,但可能没有时间去读,或者没有精力去挑选,还有一些人可能读半天也读不进去。

  面对越来越多头部玩家加入知识付费领域,这是好事,能让阅读影响更多人,也让这个市场变得更加成熟。知识付费不像其他的行业可能有寡头垄断,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市场。

  所以,你加入全民阅读的行列了吗?如果还没有,那就赶紧扫码加入吧!

  

640.webp.jpg

 

  更多咨询请联系:

  樊登读书会官网:http://www.fandeng123.com/

  微信客服:fandengNT

  qq客服:772533189




上一篇:欧雅顿香薰为中国女性量身定做赢得忠实拥护者
下一篇:宇食天下九孔喷泉火锅让加盟商轻松开启创富之路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