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二甲双胍,凭什么被称为降血糖“一哥”?



  上个月,由家庭医生在线、《医药经济报》等机构共同举办的“2019—2020年度家庭常备药上榜品牌”揭晓,格华止XR(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榜上有名。

  

 

 

  此次获奖的格华止XR出自德国品质,是二甲双胍缓释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参比剂,即其他仿制药都要以格华止XR作为比较标准。

  而说起二甲双胍,大家应该都不陌生。

  作为降糖界“一哥”,二甲双胍应用临床已经有60余年历史,是目前全球应用最广泛的口服降糖药之一,也是全球防控糖尿病的核心药物[1]。

  所以,二甲双胍获得这个分量十足的奖,可谓实至名归!

  降糖药芸芸,二甲双胍C位不变

  现如今,降糖药可以说是“高手如云”,如α-糖苷酶抑制剂、磺脲类促泌剂、DPP-4抑制剂等各显神通。

  

 

 

  即便如此,二甲双胍作为降糖界的“老大哥”,仍稳居降糖治疗一线药物,被视为2型糖尿病患者的降糖治疗基石。

  而这也被写入了国内外糖尿病治疗最新权威指南中:如2017年版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把二甲双胍作为2型糖尿病药物治疗的首选、2020年美国糖尿病协会(ADA)指南推荐二甲双胍为贯穿治疗全程的一线用药[2-3]。

  二甲双胍能取得如此地位,就不得不提它的各大看家本领了!

  首先,二甲双胍的降糖效力出类拨萃。

  简单来说,二甲双胍是这样“吃掉”人体内的血糖——

  减少来源:降低肝脏中葡萄糖的生成,减少葡萄糖进入血液的总量[4];

  抑制吸收:抑制肠道吸收葡萄糖[5];

  增加去路:常常被称为“胰岛素增敏剂”,让胰岛素更活跃,工作起来就更有效率[6]。

  

 

  其次,二甲双胍对肝肾很友好。

  一说到吃药,很多人都会担心伤肝,毕竟大多数药物都需要经过肝脏代谢。

  不过,服用二甲双胍就不需要有这方面的担心了。因为吸收的二甲双胍大部分都经肾脏排泄,并不经过肝脏代谢,所以没有肝脏毒性[8]。

  虽然经过肾脏排泄,但二甲双胍本身没有肾毒性,所以也不会引起肾损伤[8]。

  除了降糖,2020年的ADA指南还肯定了二甲双胍的心血管保护作用[3]。

  此外,科学家们还不断挖掘二甲双胍在减轻体重、抗衰老、防癌等方面的作用[9-11]。

  

 

  更值得一提的是,二甲双胍实现剂型升级,让更多患者获益。

  目前,二甲双胍有三种剂型,分别是普通片、肠溶片和缓释片。其中,缓释片是普通片的“升级版”。

  那么,何谓“升级”?

  以上榜“家庭常备药品牌”的格华止XR(二甲双胍缓释片)举例,其采用独特的GSD双相缓释技术:外相为凝胶骨架结构,遇水膨胀,延长药物在胃中的停留时间;内相为膜结构,包裹二甲双胍,缓慢释放,减少胃肠刺激,延长吸收时间。

  这样一来,二甲双胍缓释片在有效降糖的同时,一天一次服药,减少胃肠道不适,能够提高患者的用药依从性[1]。

  总之,更优型的二甲双胍不断被探索,很好地满足了临床需求,也为患者提供了一个更好的选择。

  

 

  不过,二甲双胍也并非一直这么“如鱼得水”,在前不久就惹了点负面新闻。

  二甲双胍身陷“致癌风波”,咋回事?

  今年5月,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发表声明表示:在一些二甲双胍缓释制剂中,发现可致癌的亚硝胺杂质NDMA(N-亚硝基二甲胺)含量超标,已建议5家制药公司自愿召回产品。

  FDA声明▽

  

 

  现有公开资料显示,NDMA属于2A类致癌物,即对人类致癌性证据有限,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充分。

  即便发生了召回事件,FDA仍建议患者继续服用二甲双胍片,直到医生处方替代药品。

  确实,二甲双胍是2型糖尿病的基础用药,一旦随意停药,患者将可能会面临很大的健康风险。

  如果大家对服用的二甲双胍不放心,可以关注那些未被波及的企业。

  例如,文章开头提到的“家庭常用药”上榜品牌格华止XR未检测出NDMA。

  此前,默克按照相关部门要求,全球成立了一个跨职能的专家团队,对格华止XR的原料药、成片进行了多批次检测,结果显示均符合安全性要求。

  

 

  总之,二甲双胍在临床上已经应用了60余年,至今仍是治疗2型糖尿病的基石药物。而二甲双胍的一步步升级,更大程度解决了胃肠道不良反应和依从性差的问题,消除了糖尿病患者的后顾之忧,让更多患者获益。

  参考文献:

  1. 母义明, 纪立农, 李春霖,等. 二甲双胍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8年版). 中国糖尿病杂志, 2019, 027(003):161-173.

  2. 贾伟平,陆菊明,纪立农,等. 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7版). 中华糖尿病杂志, 2018, 10(1): 4-67.

  3. oyle-Delgado K, Chamberlain JJ, Shubrook JH, Skolnik N, Trujillo J. Pharmacologic Approaches to Glycemic Treatment of Type 2 Diabetes: Synopsis of the 2020 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s Standards of Medical Care in Diabetes Clinical Guideline. Ann Intern Med, 2020 Sep 1.

  4. Foretz M, Hebrard S, Leclerc J, et al. Metformin inhibits hepatic gluconeogenesis in mice independently of the LKB1/AMPK pathway via a decrease in hepatic energy state.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2010; 7: 2355-69.

  5. Forslund K, Hildebrand F, Nielsen T, et al. Disentangling type 2 diabetes and metformin treatment signatures in the human gut microbiota. Nature. 2015; 7581: 262-266.

  6. Sarabia V, Lam L, Burdett E, et al. Glucose transport in human skeletal muscle cells in culture. Stimulation by insulin and metformin.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1992; 4: 1386-95.

  7. 余继英, 等. 盐酸二甲双胍的体内过程及临床应用.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Damage, 2002;17(4):300-301.

  8. Holman, et al. N Engl J Med, 2008;359:1577-1589.

  9. Ji L, et al. PLoS One. 2013;8(2): e57222.

  10. 陈弘毅. 二甲双胍新作用[J]. 家庭医学, 2001(12):56-56.

  11. Libby et al., Diabetes Care, 2009;32:1620.

  文章转自《中国家庭医生》杂志社




上一篇:第27届上海国际美博会暨上海国际健康养生博览会在沪举行
下一篇:返回列表
北京分中心大运河的风景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